图片

澄清了“宫斗”传言 百度面临新的分岔路

上周五(5月18日)晚间,百度宣布了“二把手”陆奇卸任COO一职的消息。在当天的美股交易时段,本来正朝着千亿美元市值大关迈进的百度股价突然转头向下,暴跌9.54%,一夜蒸发94亿美元市值。

  本周一(21日),陆奇现身百度内部交流会,表示自己是因为个人和家庭的原因离职,打破了之前有媒体关于“百度内部宫斗”的传言。

  不过,这片和谐的内部氛围,却并没有阻止百度股价进一步下挫。21日美股开盘后,百度股价继续着大幅下跌的态势。昨日收盘价为240.51美元,跌幅为4.94%。

  从市值数据来看,百度市值两天损失约137亿美元,对应人民币877亿,这一市值损失算是中国人事变动历史上是最高的。

  阿里、腾讯的2号人物蔡崇信和张志东的人事变动,都远没有这次百度2号人物陆奇的影响大。 陆奇500天前从微软全球副总裁的职位上跳槽到百度CEO,近500天时间里,百度的股价从170美元左右上涨到最多的284美元,市值从600多亿美元增加到近1000亿美元。

  陆奇是谁?他有何本事?

  陆奇毕业于复旦大学,获计算机科学学士、硕士学位,后就读于卡耐基梅隆大学,获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

  1998年,陆奇加入雅虎公司,带领团队做出了雅虎的第一个搜索引擎。2007年晋升为雅虎执行副总裁。2008年8月,陆奇离开雅虎。雅虎十年,陆奇的刻苦成了传说。每天凌晨3点起床后查收邮件,晨跑4英里,5点到6点到达办公室,思索今天应该干的事情。随后就是展开工作,一直在办公室扎到晚上10点,睡觉。工作狂人陆奇收获了美国码农们的崇拜。

  2009年1月,陆奇正式加盟微软任网络服务集团总裁,2013年出任微软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彼时,微软这家老牌科技公司已不再有最初的活力,正陷入封闭、僵化、落伍,被人讽刺靠卖软件为生。彭博社发表文章问:“陆奇是微软搜索引擎的救世主吗?”

  他没有让微软失望。开发了必应搜索引擎以此来对抗谷歌。领导了包括Microsoft Office、Office365、SharePoint、Exchange、Yammer、Lync、Skype、Bing搜索、Bing应用、MSN及广告平台在内的多项业务,谷歌搜索部门工程副总裁尤迪·曼伯尔评价:“陆奇是我们最好的竞争对手。”虽然微软执行副总裁一职已是大陆华人在全球科技公司总部所任职位的最高级别,但陆奇深受两任微软CEO倚重,并一度被传是新任CEO人选。然而陆奇却于2016年突然宣布“因身体原因”从微软离职。

  陆奇被称为“华人科学家的高峰”,“硅谷华人传奇”等。微软的人特别喜欢他,比尔·盖茨都挽留他很久。离开微软时送别他的同事纷纷穿上了“我们曾跟陆奇共事过,你呢?”字样的体恤。

  后陆奇时代的分岔路

  虽然只是停留了486天,但陆奇仍给百度留下了不少印记,包括百度“主航道”和“护城河”的梳理,以及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和AI技术平台体系(AIG)三大事业群,分别对应无人驾驶、智能家居等多个AI落地场景。

  具体来讲,主航道指Feed流和人工智能两大业务,代表的是百度未来支柱业务;护城河是指能够让主航道业务航行更稳健的业务,起到护卫舰队的作用,是百度的现在。

  陆奇在主航道的贡献十分明显,尤其是无人驾驶业务上,他入主百度仅两个月就开始对百度原有的内部资源进行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并亲自兼任总经理,之后顺势推出阿波罗计划,目标是“成为无人驾驶的安卓系统”。但陆奇离开后,阿波罗计划能否继续推进将打上问号,原因在于百度的无人驾驶离职潮相当严重—仅在短短一年内,百度原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原高级副总裁王劲、深度学习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余凯、研究院原院长林元庆和无人车原首席架构师彭军等纷纷离巢创业,再加上陆奇离去,阿波罗计划无疑将蒙上一层阴影。

  至于Feed流则是百度当下最重要的营收增长点,这个由李彦宏亲自挂帅的业务进步明显。根据百度去年四季度的财报显示,Feed流每日分发量环比增长20%以上,百度APP用户总使用时长同比增长约30%,同时百家号的内容原创者从2017年年初的20万上涨至100万。

  但正因如此,百度Feed流在业绩压力下开始出现动作“变形”。今年4月,多家媒体曝光很多医疗广告被百度转移至Feed流里,这在魏则西事件两周年之际显得格外严重,短时间内引起多方批评和声讨。

  事实上,李彦宏与陆奇对AI的投入有所分歧,陆奇一直对外强调百度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整个百度公司一切以AI为先,一切以AI思维指导创新,AI是公司的核心能力”。

  但李彦宏不这样认为。他在1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层表示,并未说过百度All-in(全部投入)AI,“我是非常相信AI的,但百度并不是把所有资源都去做无人车、度秘了,大多数资源还是在百度搜索、信息流这些相对核心的业务上”。

  无论如何,后陆奇时代的百度将面临新的分岔路:是继续进入深水区将改革进行到底,还是否定过去一年多以来的改革行动,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只有李彦宏自己知道。